• 詢盤

    聯系我們
    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請立即聯系!
    ESG
    ESG 中的“S”和“G”怎么了?(第1部分)
    2023-12-08

    今天分享的電子書是《中央企業上市公司環境、社會及管...行ESG  為高質量發展貢獻力量_記者  王文博》 ,感興趣的朋友請給本公眾號回復“我要獲得書籍”,以下是正文。

    這是由兩部分組成的問答的第一部分,探討 ESG 中的“漏洞”,因為這個縮寫詞已被廣泛理解。在此,Raymond Schadeck在其同事Marcus Müller的意見下,更全面地審視了公司評估其 ESG 工作及其影響時經常被忽視的系統性問題:為什么如此多的組織將全部注意力放在“E”(環境)上以忽視“S”(社會)和“G”(治理)為代價?
    請繼續關注第二部分,他們將在其中提供更實用的建議和對可持續發展認證可以發揮的作用的見解,以及公司為解決這一問題可以采取的方法和努力。
    讓我們從基礎開始。ESG 中的“S”和“G”是否應該像“E”一樣受到關注?
    簡而言之,上述問題的答案是響亮的“是”。
    “S”和“G”常常被“E”掩蓋。為什么?因為產生積極的社會和治理影響并不像創造環境影響那么明顯。
    公司與內部和外部利益相關者的關系,以及對道德和社會意識優先事項(社會影響)的接受,應被視為 ESG 目標同等重要的要素。這同樣適用于公司遵守準確、透明的會計和領導誠信/多元化/問責制(治理)所需的行為。
    最終,ESG 三個維度中任何一個的成功都取決于其他兩個維度的成功。你無法用一條線畫出 ESG 三角形。如果一家公司不同等重視其社會和治理實踐,那么從長遠來看, 公司的可持續發展努力就不會在環境績效方面取得成功。
    正如我的朋友兼同事 Marcus Müller 教授所解釋的那樣:“我們需要平衡 ESG 三大支柱。例如,考慮“S”的重要性:“E”的想法是由人們(“S”)產生的,這些想法的實施也取決于這些人(同樣是“S”)。我們不應該僅僅關注對“S”的潛在影響,而應該考慮“S”的所有維度及其影響。”
    事實上,我們可以更進一步說,“S”和“G”在很多方面都比“E”更重要,因為它們構成了 E 賴以生存或崩潰的基石。如果一家公司無法理解當今世界成功和成就感的意義,以及年輕一代員工想要如何生活、工作和消費,那么它將很快在勞動力和消費者市場上失去吸引力。
    正是通過這種方法,巴塔哥尼亞等公司不僅繼續吸引高消費顧客到其商店,而且還吸引世界頂尖人才加入其員工隊伍。同樣,舍布魯克大學等組織在可持續發展績效方面名列前茅,繼續吸引著頂尖教授和學生的關注。
    這些組織以及許多其他組織不僅認識到 ESG 所代表的道德要求,而且還認識到其中存在的巨大機遇。
    因此,盡管僅 2023 年美國科技公司和傳統銀行業就裁掉了超過 10 萬個工作崗位,但以 ESG 為導向的公司和金融機構卻難以雇用足夠的員工,這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所言,一場真正的“氣候人才爭奪戰正在升溫”。
    錯過這趟通往更可持續未來的列車的公司將發現越來越難以吸引客戶和員工,很快就會被困在車站。
    就ESG而言,社會和治理問題是否存在因遏制氣候變化的緊迫性而容易忽視或擱置/削弱優先級的危險?                                            
    是的。氣候危機以及我們應對危機的集體意愿終于成為主流。在此過程中,它已經從僅僅是活動家和可持續發展領導者的關注轉變為所有企業和政治決策者的關注。
    然而,在某些情況下,這是以重大的社會和治理挑戰為代價的。有大量例子表明,善意的氣候領導人尋求在新興市場建設大型太陽能發電場或開發減排項目,但與土著群體的土地權利發生沖突。
    我們必須保持警惕,我們的環境進步不會以犧牲社會和治理標準為代價。
    此外,在處理“E”時,我們不能盲目——除了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之外,還有更多需要考慮的因素。例如,在我們的星球上重新造林,種植金合歡和桉樹等快速生長的樹木,如果管理得當,可能會帶來至關重要的氣候效益,但它們也可能對生物多樣性產生破壞性影響。
    同樣,由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碳上,我們很少聽到有關全球昆蟲種群迅速和災難性崩潰的消息,昆蟲學家大衛·瓦格納將其比作“失去了生命之樹的四肢和細枝……留下了一個非常簡單和丑陋的世界”。樹。”
    隨著氣候變化占據主導地位,圍繞可持續發展三角的社會和治理方面的討論有可能從媒體和決策者的議程中消失。
    穆勒補充道,“通過將注意力、溝通等集中在‘E’上,我們可以避免我們人類(‘S’)成為問題和解決方案。”
    盡管如此,我想澄清一下: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無疑是我們這一代人面臨的生存危機。但我們不要屈服于狹隘的集體愿景,而對維護所有生物都能蓬勃發展的可持續未來的社會和治理要素變得短視。讓我們為 ESG 的每個支柱投入正確的資源。
    當我們談論資源這個話題時,讓我們看看我們的祖國盧森堡。對于構成我們經濟模式支柱的中小型企業來說,調動資源用于 ESG 的所有三個支柱將是一項關鍵挑戰。
    事實上,中小企業可能沒有與大型國際公司相同的手段或資源來重塑自身,過渡到完全一致的可持續商業模式。我們經常觀察到,許多財力雄厚的大型國際公司在推廣其可持續發展理念方面做得非常出色。然而,只有少數人付諸行動,導致許多消費者相信事情的發展速度比實際情況要快。
    總體而言,我們的進展太慢了,這再次強調了不僅要做出重大、大膽的環境主張(“E”)的重要性,而且還要遵守健全的治理框架(“G”)以讓組織承擔責任并確保其主張很快轉化為行動。
    正如一句著名的非洲諺語所說:“咆哮的獅子不會殺死任何獵物!”
    治理真的與環境和社會影響一起屬于可持續發展的一個要素嗎?即使投資者在其他問題上不采取任何立場,治理對投資者來說難道不應該很重要嗎?                                                                               
    事實上,在任何情況下,治理都應該是投資者的重點關注點。沒有治理,一切都會崩潰。
    當今金融服務世界的關鍵問題是,由于幾乎不可觸碰的信托責任,它天生就只關注短期財務回報。另一方面,根據定義,可持續性意味著長期關注。
    只要金融機構根據其投資組合或部門的季度財務業績向經理提供獎金,那么成功過渡到更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的機會就很小。
    這就是為什么主要是家族企業帶頭向可持續發展轉型的原因。這是有道理的:根據定義,他們的關注點遠遠超出了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并且重視子孫后代。此外,他們的經理管理自己的資金,而金融服務行業的情況并非如此。
    另一個例子是合作社,它像家族企業一樣,著眼于長期并管理其成員的資金。
    家族企業和合作社的治理模式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與此同時,穆勒認為,ESG 框架不一定有助于解決總體可持續發展問題。他指出約翰·埃爾金頓的三重底線方法(人、地球、利潤)是一種更加實用的方法,也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日常實踐的指南。

    免責聲明:文章內容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圖片或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號作者聯系,如反映情況屬實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責任文章。文章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
    东京热毛片无码dvd一二三区,国产剧情AV精品迷奷,亚洲自偷自拍另类第1页,拧花蒂尿用力按凸起喷水尿